游聚游戏平台ios版下载|诗人|阿橹最后的歌声

游聚游戏平台ios版下载|诗人|阿橹最后的歌声

游聚游戏平台ios版下载,阿橹之死──焚水

此刻 水与阳充满敌意

谁立在那儿

受伤的脚踵使午夜的河水混浊

大醉中忆起母亲 这声音

源于一种哀愁不定的断裂

我 不是那只困惑的鸟

在飞舞之间

饱尝毁灭

在靠近水域很远的那边

草泳的姿态 使我疲惫

使血液

与河水一起倒流

一种命运

追至远古

这些树

以我为界

影子 瞬间的阴谋

在头顶

超越时空

超越生命

和爱情

抑或实来的霜霰

不必猜疑

暗黑的绿色都是一种鄙陋的存在

善意的眸子之外

我是谁的儿子

这木制孤独的房子 装有

老林子的许多年轮

她的荣耀 为母亲之初的全部内容

这冰河 使罪孽沉淀

而后仓荒逃离

是谁捂着伤口

嘱望多疑的天空

拳头 无奈地张开

在我的手掌之上

一些东方的灌木

果实殷红而剧毒

伐木的父亲如此夭折

这往事 遥远而陌生

水与阳充满敌意

在我心内外

不可更改

在我的语言之中 这薄冰

以喷射火种的容器底层浮现

一条老鱼 疲惫地离去 离去

我眼望着一种颜色异化成另一种颜色

我守望着残败的田野

背叛得意忘形

你的旨意悄悄降临

此刻 水与阳充满敌意

深水飘移 一片永恒的寂寥呵

被天空放大

鱼和藻的终点 我却如此卑微

在西边的田埂上

我读着离骚和飞天 我只是读着

是什么香气纷纷袭来

流水般回顾一生

我的力气为谁准备

我的深水 我的万丈冰潭的哑默

是谁俯下身去

泪流满面

如水的秋阳

滴穿我心

一个漫长的夏季 一个绝望的火舞者

异域的每盏孤灯都是你

我竟如此陌生

这嗜水的恶习

源于一种宿命 夏季之外

一张徒然的网

洒满夏季 我无限地失落

又是谁无奈地走开

一种预感悄悄地尽了 尽了

我却老人般梦沐醒来

施展这草野的骗术

虫子与虫子之间

夕阳万丈的空蒙下面

我 一个人

来到这里

一种缘由 后来才知道

自己是这样一种草 在绿色之中

在绿色之外

把蓑脱在老地方

示意爱过 这惩罚 难以名状

一万场暴雨之后

从旷野到山岳

此刻 水与阳充满敌意

谁在火光背后

复活永生

1987.10.06

献给马利安的情诗

从四月到五月到六月

马利安 你黑夜般的魔影

笼罩着我的睡眠

那美丽的长梦 把这个季节

一点点挥攉

在我不敢靠近你的地方

马利安 你把我的眼睛

剥下一层薄薄的晶体

使我看任何东西都带伤

我不能诉说的一切

包括我注定不变的命运

你的蛊惑

使我遍体鳞伤

马利安你着玄色狰狞的服饰

缓缓步入我梦的长廊

我在看不见你的地方看你

从四月到五月到六月

没有一个善良的人能容纳我的善良

在我骑马离去的荒野上

你的呼唤

使我错误地选择了错误的方向

这受罚的日夜兼程

我不敢怠慢半步

停下一次就多一个伤口

马利安

如今再也回不去了

马利安你这虚假的神祇

掠去了我生命全部的祷词

那赞美诗

绝伦如一只轻盈的杯子

瞬间 在月下暴碎

那凋零般的琼浆

溅上了我褪了色的衣裳

马利安当你如此敲诈了我的感情

你跪下了 马利安

使我看不清你还是不是我的神父

我依旧走在回家的路上

据说那乐园离天国很近

据说攀过六月你的雨墙

便可訇然开启那扇朱色大门

很多故人正在那里饮酒

马利安 你怎么会是那第十三个

这里没有我的位子了

我的马精疲力竭

声声嘶鸣催人衰老

我那方向 我那一生的执着

我那来生都无法完成的孤旅

如今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墓穴

风一遍一遍地告诉我

涉过水域

风一遍一遍告诉我

我无法抗拒这昭示

这一生桀敖不驯的灾难

马利安 在我深爱你的地方

已变成了我痛苦的汪洋

我如此不情愿地远离你 把那

一生只有一次的忠诚

深深烙在我的心上

那疤痕

从青年到老年

不曾改变

马利安 每当黄昏酒入愁肠

我就古人般的独临西窗

马利安 使我完美又伤痕累累的马利安

我曾相信过

我曾反省自己这一生的机缘

那晚钟一遍一遍地唤醒我

把这杯酒举过头顶 然后浇在我美丽的伤痕上

年复一年

总是因为什么

这孤苦从早晨到夜晚

从醒来到睡眠

爱你如爱世界

马利安 我的夭折的上帝早殇的神父

我的使我完美而又毁灭的马利安

马利安马利安马利安

1987.02.12

日子

与你一墙之隔 使我不能入梦

这日子如冷却的酽茶

在杯子的边缘留下卸不掉的痕迹

总是隔着一种思想去体味你

转瞬

在我少年美丽绝轮的幻觉中消失

这终生的结局,一万次地包围着我

似乎听到了你的呼吸

那锋刃般的日子

在我平庸的生命中留下深刻的标记

和伤痕,我害怕你

却又无法逃避

隔着断裂的玻璃感受着你,我的恶梦

醒来一支一支地吸烟

想着那初夏的睡眠

你却不是圆梦的人

眼睛和掌心珍藏着你

在心的最深处,爱你

如爱我童年到老年的一场游戏

与你一纸之隔

就轻易地把你写在上面

孤寂的时候总想看清你

然后祈求你然后瞩望你

然后将这掌纹呈给你

面对这命运你从不说话

我的日子

我的构成生命又毁灭生命的日子

1989.06.27

歌者

之一

一只死鸟,淬然在钟声息落之后

涅槃

万物沉睡中的母兽

凝然不动

一个一个房间

湖水飘移

我的女人端庄而持重

草原之上

云如羊群

有一个日子注定在屋顶滑落

每片叶子都无声无息

大地上成群成群的歌者

走入坟墓

我的女人悲极而倾倒

瞬间的阴谋

无一泄露

我的婴儿孑然在林中

化鸟

而去

之二

天与地的尽处,夏天

在那里下沉

我看见美丽的果核

随河泊走

午后散着忧郁的阳光

这是极度困惑的时辰,悠然的叶子

一如我的女人秋天忧伤的眼神

〈我的无底而透明的湖呢〉

在天与地的焊接处,我的婴儿

正在受极刑

日子被残暴的君王夺着

使无可预知的细节悄然沉睡

忽而听到大地的歌声

证明着苦难的岁月

延续至今

我的女人怀抱死婴

夏天无缘尽了,死神在秋天之中

我看到了另一种生灵

鸟和鱼类

天与地的尽处,夏天在那里下沉

我女人的身影

印进土地

之三

隔着潮水听落叶的声音

这个秋天怎么会充满细节

婴儿的哭泣均匀落满湖畔

我的女人在另一个秋天伫足

又是狂风扫落叶的季节

又是黄昏中无主凝视远方的时刻

唯一的感觉

全然不知

茫茫苍宇,不能让我拥有

一粒灰尘

土地上的燃烧,唯我

无法回归上古

我怀抱琵琶的女人

在另一个秋天

独奏月魂

隔着土墙听秋虫的再一次告急

我的婴儿梦中惊醒

今夜徒然不知又谢世了多少人

落叶不绝

湖水结冰

之四

困倦地,在更早的早晨

我的羽毛

殷红而多伤

美丽的谷穗在秋雾中迷失

有一只船比古老的船歌

更古老

复仇的渔夫站成土墙

所有的窗都无声而开

我的女人泪流满面

这样的历史

脆弱而虚讳

使早晨的土地疲惫不堪

我的土地上世代耕收的族人

我的矛盾充满力度

注定是这样的原由,使无耻的丑行

苍然逃遁

之五

暮然不能相识今夜

平原引我而来,恍若上古的道土

来此掘土为坟

日子一刻也没有停留,我在平原

以鸟虫为邻

我的女人孤独中再次醉了酒

击碎玻璃,以流泪的苦笑告诉我

一天就是一生

我抱紧婴儿夺门而出

梦中醒来徒然不知

外面的大雪飞舞着告别,又一个秋天被掩埋

日子过得相当悠闲

我不能找到一行文字

温暖记忆

坐下来

唯一的感觉萦绕千里

不能回首

举目寻视

日月星辰如我

皈衣成佛

1989.夏天哈尔滨

黄昏过处

什么样的心情我们谛听夜色悄然来临

这摇摆不定风一样的日子,如飘零的蝶

匆匆消失

整个季节我们会有所指望,敞开门

然后点燃一支蜡烛

如果一个人可以这样生存

很多这样的日子,我们

便默默地坐在一起

想想自身

想想我们究竟看清了什么

起风的日子我们走在没有走完的路上

然后停下来

看看身旁死去的兄弟

很小的时候

我们伸手触摸过这世界

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草原荒芜,一只羔羊

和我们一起渴望明天的日子

早些降临,这渴望愿于一种本能的冲动

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宿命

这样的日子我们把世界还原为诗

把诗写在一张没有折痕的白纸上

然后瞩望

一些无奈的日子落在上面

从不知这样的日子我们期待了什么

从前我们崇拜过鹰

现在我们羡慕着鱼

而将来

我们都会孤伶伶地死去

1989.03.29

苔原

是谁将我引到这里,我少年的长笛

顺河泊走

反步丈量来途

在太阳和雨都不知的苔原

沿途挥霍一切感知

如抚慰幽深的遂道

在我美好时光的眸子里

即可回归苔原

我的初次涉足远行的心

我双手合十的瞬间

无数个意象发霉 我独在苔原中央

用整个生命贴近你

那是一些游离的藻

最初的与最后的

沾满了我的脚掌和我少年孤寂的眸

潮湿的,一把硕大的伞

在太阳和雨都不知的地方 悄然

将我覆盖

1989.06.12

砂器

在层层包围的日子里 这嗜水的恶习

我们双足插入其中

如童年的游戏 被夕光焚烧

一座又一座砂器

它们美丽的城 离我不远的地方

一生的缘情

归为一点 风就从那一点刮来

在水与砂企及不到的地方

歌唱成一粒一粒的雪

在冬天走过的地方 砂器重新构造

独我冲出重围 一群鸟

老地方的旋涡

整个秋天都无法说清

霜霰是一片一片的

叶子埋葬着叶子

叶子在叶子之中缅怀

1989.03.15

别了,维玛

1、 孤独

维玛 我要说话

我要对你和一个下午的世界

说话

打开门我就走出来

面对着你

所有的语言倾刻间结冰

维玛 你这雪崩后的幸存者

你的存在

给了我生的理由

维玛 我要说话

我为什么要说话

为什么

我要回家

我要看看我病入膏肓的妈妈

维玛 我要告诉你

我只有一点点食物了

度过今晚我会更加饥饿

我的眼神空荡得有些绝望

维玛 你是我唯一的知者

我要说话

这个衰老的下午 我伫立在那里

自言自语

〈世界呵你怎么这般绝情!〉

维玛 你知道我的坛子

再也盛不下更多的语言

如这个寒冷黄昏的雨

在窗外

埋葬了我

也埋葬了我的舌头

1989.06.11

2、 世界

我们等你

等了好久好久

我们就在离你不远的岸上

留下等你的砂器

那浪与贝壳是为等你而准备的

为了等你

我门忘了流逝的岁月

也忘了是不是还在等你

是的我们还是在等你

等得好疲惫好疲惫

我们就离你不远的林子里

留下等你的年轮

从傍晚到黄昏

那叶子 一片一片地

落下来

落下来

落下来也掩埋了我们等你的足迹

我们就在眼前的雨墙上

留下等你的最后声音

1989.06.20

3、 种地的人

你说你的心境如五月淬然荒芜的土地

拄锄愁望

一些人倒下了,维玛

为此我多么想当一回种地的人

那些镰刀 是为收割那些美丽的麦子

而准备的 在五月的正午

我看见了激动的你

我也开始莫名地激动

一些人在割麦子的路上

反被割了命

你说今年会大面积丰收

我相信的时候 日子已从天上

走进屋里

你急忙找出镰刀

告诉我:

麦子成熟了,阿橹

快去收割吧

我拿起镰刀

好似当年的我爷爷

我没有任何准备,维玛

你从前说我不太像种地的人

今天又说我不太像收割的人

不过我种过地

而且认得韭菜与麦苗的区别

1989.06.29

4、 深水

整个下午

与世隔绝的心境

俯临深水

忧郁之鱼游近你

而后离开

在浅草上融化

整个下午

在黄昏的述说之外

撑伞或不撑伞 若有一把古琴弹咏深水

鱼莲无影 秋歌飘逸

或与厚重情感沉入水底

整个下午

把手放在水里

整叶泊在水上

整个下午

我心留有霜霰

深水不及

1988.01.21─1989.06.23

5、 回忆

我们依旧走在回家的路上

面对被遗忘的事情我想

该把你放在我们走过的地方

你微笑 维玛

苦中带涩

攀援这雨墙的

永远是鲜活而苦难的心

还记得吗,维玛

在我们插种过少年美好时光的路上

因为想家

而今再也回不去了

维玛

你看见了吗 看见一双手

握成拳头

又无奈地张开

后来我一直想念着你,维玛

这宿命的日子

这沉闷如瓮的日子

我年轻的心急骤衰老

我想念着世界

想着你说的话

我的心

永无宁静

1989.06.30

瘴气

这时的瘴气 向我美丽家园的废墟伸展

我把好疲惫好疲惫的心

放回原处

把诗触及不到的地方

恶梦初醒 我惊愕地捂住胸口

这瘴气使我们无法逾越

在并不遥远的地方

鲜血染红天幕

在我们美丽家园的废墟之上

一些半熟的麦子放在破旧的篮子里

一些饥饿的手

在我走过的圣殿里,众神的眼睛视我为父

通往诗的绝路上

很多东西如瘴气

我只能把变形的诗捣碎 一半

敷在我流血不止的胸口 一半

制成锋利的刀子

结束这命

1989.05.28

死亡的歌手 是一株

青青的麦子

鱼一样在水中游动

水中浸湿的母亲

缓缓走出旋涡

秋天是丰盛的

青铜色的经书一页一页

覆盖草舍的屋顶

秋天是忧郁的

歌声飘成一片一片的霜霰

在麦地尽处

积水成冰

第一个归来的是果实

第二个归来的是雪蛩

第三个归来的是大雪

………

听歌的人双目失明

麦芒 刺伤另外一些眼睛

秋天是疲惫的

死亡的歌手走在里面

叶子飘落下来

还有一些日子也飘落下来

空留大地上的季节

在我们心中

掘土为坟

1989.11.21

来自:schola_雨霏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glennaroberts.com 永盈会官方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