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代言的游戏|新浪财经对话李小加:做好互联互通底层设计以期扩容

韦德代言的游戏|新浪财经对话李小加:做好互联互通底层设计以期扩容

韦德代言的游戏,达沃斯时间1月24日消息,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在2019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接受财经采访。谈及内地与香港股票市场互联互通四周年,他对财经表示,相较于交易量和交易规模,他更在乎方法的正确性,做好了互联互通的底层设计,未来才有可能再扩容。

“现在和OTC市场通了,将来和交易所要不要通?这也是一个要讨论的问题。通了以后,将来通了是说,现在通的都是现货产品,将来期货产品要不要通?风险对冲产品要不要通?”

他用桥梁来比喻互联互通机制,“只要桥墩子很结实,桥面非常宽,大家谁都各取所需,都很舒服,下边就开始慢慢扩容了。”

谈及科创板是否对香港市场带来竞争,李小加表示推出科创板是好事, 科创板可以推动国内制度改进,“这些制度的改进肯定也会推动香港市场的制度改进。”

“我们只能是把市场搞好了以后,让钱愿意自由地流过来,让货自由地选择过来,钱和货的见面是他们俩人的事,我们只是保证它的交易的公平有效,秩序和信息的对称。”

以下是对话实录:

做好底层设计以期扩容再建 

财经:香港股票互联互通已经四周年了。

李小加:对。

财经:您觉得四周年在您看来,互联互通的程度是否达到理想的状态?未来我们在哪个领域可能会加深合作?包括我们知道监管最近也有一些动作,包括推出一些方案什么的。

李小加:大家对于互联互通完了以后的速度、量、扩展的幅度好像更感兴趣。我呢实际上自始自终认为互联互通中间最大的精髓,就是两地市场以本地市场规则为先,交易总量过境、结算净量过境,然后互联互通的交易是在两个市场的基础设施对接的情况底下,给予监管者非常清晰、透明的交易结构,这是真正的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的核心。

有了这样的一种方式的话,我就不太在意多快,什么时间做得有多大规模,因为你有信心,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方法。只要是正确的方法,其它的就交给市场,市场就知道这条路,这条路只要是好走,这条路只要足够宽、足够结实、也足够地充分满足在这个上边有可能过这道桥上所有人的这种基本需求,不让他改变他自己的习惯来适应你的桥。

市场上那个桥上有多少traffic(车流),那是属于我控制不了的。我们主要确保人家不是因为你的桥设计不好而不想上去,至于他什么时候上桥,那要看他什么时候有需求。

我们关心的就是我刚才讲的要不要新的车种?债券通现在是北上通,将来要不要南下通,这是我们要想的问题。现在和OTC市场通了,将来和交易所要不要通?这也是一个要讨论的问题。通了以后,将来通了是说,现在通的都是现货产品,将来期货产品要不要通?风险对冲产品要不要通?那个通怎么通?那个通是火车,那个路是什么样的路,那个东西和现货的路是不是不太一样?那个东西车速很快的话,是不是上边加个网子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我觉得这些东西给我们的想象空间就很大,是核心的基础,只要桥墩子很结实,桥面非常宽,大家谁都各取所需,都很舒服,下边就开始慢慢扩容了。   

财经:做好顶层设计之后,您关注的是……

李小加:我们做的是底层设计。

财经:底层设计以后可能是如何再扩容。

李小加:底层设计好了就有可能,领导就会顶层说允许你这么干,然后中层就是市场自己来做了,我们是“下人”。

科创板推动制度变革

财经:虽然大家现在都说科创板和香港市场都是互补的,您也说比较期待科创板能成功,但它始终是一个竞争,它始终会带来分流。

李小加:经过互联互通,沪港通、深港通,很大一部分南下通,是中国老百姓的钱自己选择来香港来投资。来香港来投资,意味着投资的是国际的货,今天我们货架上的货60%还都是国货,但可能装潢不太一样,保修期不一样,其它都差不多。但今后我们很希望这个货架上慢慢把更多国际的货放上来。

所以,互联互通,香港交易所我们以前只关心外国人的钱到香港来投中国的货,中国的货得自己先到香港来。互联互通把两个事解决了,把外国的钱通过香港直接进中国买中国的货。我们又让中国的钱可以通过香港来买香港的货。今后要把世界的货再拿来以后,中国的钱也可以到香港来买世界的货,你有本事自己出去买货,你什么都不想买,你在家里待着,你又想买国外的货,你又不想出去,就到香港来买货。

所以我们将来要服务好四个客户:中国的钱和中国的货(上市公司和产品),国际的钱和国际的货(上市公司和产品)。中国的钱今天已经来香港了,买的主要还是出口国货,国际的钱也早已经在香港了。今后我们还要引入更多真正的国际货品,为这些钱和货的结合创造条件。。

科创板是好事,因为推出科创板,不仅解决了为实体经济雪中送炭的问题,同时又能够作为一个突破口来进行注册制试验,又能够给老百姓提供新的投资机会,这么多事一起解决,这是多好的事情。这些事情要解决,国内就会对很多制度做改进。

这些制度的改进肯定也会推动香港市场的制度改进。我们只能预见到别人的需求是什么,然后把我们的市场变得能够满足这个需求。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和权力去组织货源或者组织财源,我们只能是把市场搞好了以后,让钱愿意自由地流过来,让货自由地选择过来,钱和货的见面是他们俩人的事,我们只是保证它的交易的公平有效,秩序和信息的对称。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glennaroberts.com 永盈会官方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