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旺欢迎你|#发财中国年# 拜年磕头那些“尴尬事”

大家旺欢迎你|#发财中国年# 拜年磕头那些“尴尬事”

大家旺欢迎你,年味十足的拜年磕头,不知道延续了多少年、多少代,如今,磕头这种拜年方式依然持续,但是又似乎不怎么流行,并且引发许多争议。

在争议中,过年磕头仍然充当着春节中的重头戏,尤其是老年人看来这出戏是非要唱的。

但是唱这出戏的主角,年青一代,特别是时下读高中的、念大学的、新婚燕尔们,却不愿意登台唱这出磕头的大戏,心中总有那么一丝阴影或者说一些尴尬。

除了磕头几乎什么都可以屈从接受:

好酒好菜能接受,再丰盛也能接受。

烟花爆竹能接受,再怎么响声震耳欲聋,烟雾呛得慌,也能接受。

压岁钱、礼物,能接受,给的再多也能接受。

唯独磕头,不怎么能接受。

小孩孩们倒是不怎么在意的,磕个头,权当打个滚玩玩。

读高中的、念大学的帅小伙靓妹们,还能跟小孩子似的,把下跪磕头当成打个滚玩玩?显然不行滴。且不说下跪的地方有没有尘土或水渍能不能弄脏了新买的时尚裤,单说心理因素吧,下跪可是年轻人几乎从来不曾干的事情,尽管是给自己的长辈们下跪磕头,但是心理上还是迈不过这个门槛。

双腿跪下,这一关,已经是很艰难的了,更不用说再把头磕在地上,那更难。

在北方山东河北河南一带,大年初一,早早的就起来,穿上新衣服,放完鞭炮之后,吃饺子之前,要给年长的父母拜年磕头,这个时候,不可随便,只能规规矩矩的跪下磕头。一般的,磕头没有白磕的,有压岁钱作为交换。小孩子倒是不怎么尴尬,再说有压岁钱摆在那儿。而年轻人这个时候心理影响挺大的,需要事先酝酿酝酿情绪,当然不是冲着压岁钱,其实也没有压岁钱的,压岁钱一般都是给小孩的,长大了就没有压岁钱这个名词了。

一旦磕完头,年轻人心中总算是石头落了地,不亚于中考高考结束时的感受。

自家磕头办完事后,下一步,就是赶紧打扫八仙桌前面的地面了,在农村,仍然有这种八仙桌大方桌摆设,还好,现在的地面都铺成瓷砖的了,这想起从前的土屋土地面,拜个年磕个头非得把新衣服弄脏滴。瓷砖地面的话,只要没有水渍就行。

再下一步,就是同属于一个家族的比如伯父叔父家里的兄弟们,相互张罗一下,组织好“外出拜年队伍”,这个外出当然不是去外村,而是去本村里的同姓的挨家挨户去拜年。

这种拜年,阵容非常大,浩浩荡荡拜年大军是年初一一大早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要是人特别多的话,到一个户主,根本不可能都进到屋里去,大约有一半左右的人员滞留在正屋外的院子里,这个时候,就可以偷懒啦,只听前面带队的年龄大的喊一声:来,磕头啦!后面的年轻的和小朋友们,弯弯腰、低低头,草率了事,就算是磕头啦,根本没有跪下,你想,有前面的大人挡住,后面的看不见滴。

试想,那要是在最前面捏?要是一两个人的磕头队伍捏,完了,必须来一个正规的动作标准的呗。

小孩子们,还是那句话,无所谓滴,谈不上什么尴尬不尴尬,标准不标准的。

要说最尴尬的,当属刚结婚的新郎新娘子,心理承受力最大,用她们的话说就是:简直就是精神摧残!她们要面对非常多的长辈们,一一下跪磕头,有些受磕头之人是压根没有见过的长辈。

特别是南方的女孩嫁到北方的,过年要跟着丈夫回北方老家的,心里头有一种憋屈和反感,但是又不便说出口,只好忍着呗。

忍不住的,就发出声来,对这种习俗驳斥一番,再忍不住的,就跟公公婆婆吵吵呗。还真有这种事情,听说有的女孩因为磕头的事情跟丈夫或者是公婆闹翻脸。

有的,甚至不愿回家过年,因为磕头的事。

闹翻脸,或者不回家,不似因为怕磕头弄脏了新衣服,而似从心中痛恨这种老掉牙的习俗,干嘛非得磕头呀?问个好不行吗?鞠个躬不行吗?点个头不行吗?微笑一下不行吗?送点礼物不行吗?发个微信不行吗?跟您们自拍段手机视频不行吗?坐在一块唠嗑不行吗?一起吃个糖果瓜子不行吗?给您敬一杯酒不行吗?干嘛非得磕头呀?人家外国人怎么不磕头捏?

长辈们发话了:你这不孝顺的!

天哪,磕不磕头竟然跟孝顺不孝顺扯在一块了啦!

先别管谁对谁错,暂且不去争论,接下来,还是谈一谈这个磕头的尴尬事——磕头磕的腿疼。

不管是男的女的,除非你是村里辈分特别大的不用给别人磕头之外,一般都要挨家挨户磕,而且在路上,遇到比自己辈分大的,或者比自己年长的哥嫂都要磕头。从年初一半夜三更就琢磨着磕头,一直到中午后,甚至到下午,一整天,没别的,就磕头。磕头,是大年初一的主旋律。

有人统计过,从初一到十五,家人多的亲戚多的,最多的能磕头好几百次,可以上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还有个世界纪录,那就是,腿疼的最多的是正月,磕头磕的呗。

这种尴尬,不是心理上的,而是身体上的,实实在在的尴尬。

说起尴尬,其实不只是现在的年轻人,在以前旧时代许多家庭年长的,别的家孩子来拜年,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手的礼物伺候,所以,干脆就在孩子说磕头还没跪下时,慌里慌张的眯起眼来笑着说:“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一边说,一边就用双臂赶紧扶住对方,阻止对方继续下跪磕头,不然,真的磕头了,就要拿出像模像样的礼物来。拿不出来的话,尴尬是一定的啦。

有些场合磕头,不是单纯的跪在地上磕个头就行,而是先要作一个拜的动作,就是两手抱拳形状,类似作揖,然后,再下跪,磕个头,比如,去登门拜访,或者有长辈来访的时候,就用刚才所说的“一拜一叩”方式。

如果,去拜见祖宗级别的长辈、初次见面的长辈、德高望重的人物、拜师、拜谢、拜寿的时候,则磕头的讲究就更多了,分解动作很多的,要“一拜三叩”,一拜三叩,指的是先双手抱拳做一个拜的姿势,然后,下跪、叩头,再次下跪、叩头,再次下跪、叩头。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不要因为叩头的次数多,就把速度加快,而是慢慢的,保持匀速,就是说,慢慢俯身、叩头,再慢慢直起身子,再次俯身、叩头,再次直起身子,再慢慢俯身、叩头,这几次叩头了,哦,已经三次了,好了,磕头完毕。

不能像是啄木鸟似的,头点个不停,也不能像是捣蒜似的,头不停的点。

要是换上幼儿小孩子嘛,倒是无所谓的,怎么磕都行,谈不上尴尬不尴尬、讲究不讲究。

大人不行滴,必须动作节拍标准到位。注意的是,一拜三叩,不能数错了,不然的话,尴尬是一定的啦。

有一句流行的话:入乡随俗。这句话当成圣经视为经典。假如你要去一个地方拜年,就得遵循那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不然的话,尴尬是一定的啦。必须事先打听好了或者当面咨询一下,怎么磕头或者说怎么拜年,是在酒菜上齐了没有开吃之前磕头呢,还是吃完酒没开饭之前磕头?还是酒足饭饱之后磕头?这可关乎到礼貌礼节的大事,不可掉以轻心,否则,尴尬是一定的啦。

还有,一旦真的忘记了磕头拜年的话,那也就算了,不要再去补上,因为过了那个时段了。不然的话,尴尬是一定的啦。

尴尬的事,不止于此。

初一已经匆匆而过(年轻人倒是觉得初一那天度日如年似的,因为磕头的原因),所以这磕头的事,暂时就不啰嗦讲那么些了,毕竟,时代在飞速发展,磕头日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忽然想到清末,当孙中山剪掉大辫子的时候,国人似乎称其为大逆不道,其实,后来国人也都把自己的大辫子剪断了,总得有一个领头的或者说有一群先觉先知之人,不然的话,现在我们还扎着大辫子,也不能总要等着洋人来给咱们剪掉大辫子吧?国人有这个先知先觉之能。

磕头,当然不能与这个大辫子相提并论,但细细一想,也不无相似之处,现在网上对磕头这一传统习俗有很多争论,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谁是谁非,不重要,因为毕竟不是封建迷信,所以,顺其自然才是,发自内心的磕头也是表达心意情愿的一种方式,选择不磕头,也是跟随时代发展的明智之举。

不知然否?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glennaroberts.com 永盈会官方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